邮件小说>网游竞技>爱壑难填 > 第一章 难言之隐(叛徒获擒挨刑重伤赤身受辱)
    聂忍失败了。

    作为妖王最信任的亲卫,他趁主人不备,下了封印功力的药入茶水,亲眼见着主人喝下;又凭借自己的权限,提前数日调换了夜间排班,只为让狼族叛军进入王宫,试图于悄无声息间完成一次妖界的权力更迭。

    然而他失败了。妖王的功力比他已夸张过的预想还要深不可测,竟以半入魔的代价硬生生冲破药力限制,不仅当众捏碎了狼族族长的头颅,还生擒了全部心存反意的叛徒。

    ——包括他。

    理所当然的,他被一拥而上的护卫同僚投入地牢,鞭刑、水刑、药刑……严酷的刑罚、不尽的拷问,只为逼他说出残党布置和未竟计划。

    而聂忍,一如他的姓名,相当擅长忍耐,只垂着头,随极度的疼痛而颤抖,但一个字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直到妖王赶来。

    彼时,他的身体已经不行了,衰败的速度比掌刑人估计的要快得多;因他总是沉默,多次陷入昏迷也无人发现。直到有一回,被与他有仇的用刑之人洞穿了三根肋骨也未做出任何反应,才被人发现他快要死了。

    于是只好慌慌张张地去请医生——因为妖王说要留活口。

    诊断结果是:心无生念,妖力逸散,神魂将衰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就是因为没有了想活的念头,所以不仅不运功抵御伤害,甚至自散妖力、自溃妖丹,只求速死。

    这倒是符合叛徒常有的作态,且是那种铁了心要背叛的叛徒;然而放在以忠心耿耿、舍身护主闻名妖界的聂忍身上,却让人觉得荒诞。

    因着还没有拷问出最关键的问题——背叛的缘由,因此用刑人不得不将情况上报。